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
當前位置: hk4pxcom > 城中熱議 > 正文

生日宴上醉酒身亡,同伴被索賠67萬,法院判了

信息時報 | 記者 何小敏 通訊員 鍾曉丹 | 2021-02-19 19:48:18


信息時報訊(記者 何小敏 通訊員 鍾曉丹)親朋聚會小酌幾杯,是人生樂事,但放縱暢飲卻福禍難料,因貪杯而亡的事件不在少數。此時,同伴飲友是否都要擔責呢?近日,天河區法院就審理了一宗相關案件。

生日聚會後死在KTV

2018年12月,小馮組織了一場生日宴會,席間邀請了小羅、小羅的姐姐小娟及小武夫婦參加。

飯後,他們一行5人前往某KTV包房內繼續喝酒、唱歌(KTV系H娛樂公司經營)。唱歌期間,小羅不勝酒力在包房的沙發上睡着了。隨後,小馮先行結賬離開。次日凌晨,小武夫婦離開並在離開前通知了小娟到KTV包房查看照顧小羅。

當時,小娟因未能叫醒和抬動小羅,最終決定將小羅留在包房內繼續睡覺。

其後,KTV工作人員在第一次檢查房間時,因未能叫醒小羅便離開房間,當其第二次清理房間時即發現小羅已經身亡。據法醫解剖,小羅死因系酒精中毒。

事後,小羅家屬將小馮、小武及KTV的經營者H娛樂公司告上法庭,要求三被告對小羅的死亡承擔連帶賠償責任,共同賠償死亡賠償金、喪葬費等共計67萬餘元。

同伴與經營者被告上法庭

小羅家屬認為:被告小馮、小武明知飲酒過量會導致酒精中毒等風險,但在宴席期間仍頻頻向小羅勸酒,導致小羅酒精中毒身亡。

而被告H娛樂公司作為盈利場所,有保障顧客的生命健康安全的義務,但其工作人員在發現醉酒昏睡的小羅後仍將其單獨留在包房,其失職使小羅處於危險狀態未能被及時發現,錯過了最佳搶救時機。因此,三被告均應對小羅的死亡存在過錯。

小馮辯稱:他在宴會前與小羅並不認識,在宴席、唱歌期間也未對小羅進行勸酒。同時,在小羅醉酒期間,他與小武多次聯繫小羅的親屬小娟,讓其到包房照顧、接送小羅回家,已然盡到了注意照顧義務,因此不應對事故承擔責任。

小武辯稱:他在宴席期間未向小羅勸酒,其次他在離開KTV包房前已通知小羅的家屬照顧、接送其回家,已經盡到注意、照顧義務。

小羅作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正常成年人,理應預料到大量飲酒的潛在風險,但他卻放任自己的飲酒行為,導致醉酒並酒精中毒身亡,小羅自身存在重大過錯,應對本次事故負主要責任。

H娛樂公司則稱:作為一家合法經營的企業,其在自己營業範圍內提供的酒水不存在食品安全風險。其次,KTV內配備的監控器及安保人員等措施足以應對處置突發情況,但小羅死亡前未曾出現嘔吐、昏迷、打鬧等異常行為,而是在熟睡中過世。

對此,KTV沒有責任與義務逐一排查、喚醒熟睡的消費者,核實其是否酒精中毒,這也與日常的經營習慣不相符。作為KTV的經營者,H娛樂公司已盡到了合理注意的義務,不應承擔責任。

經營場所被判酌定賠償

經審理,法院認為小馮和小武對於小羅醉酒及在KTV死亡的事實已經盡到照顧義務且不存在過錯,而H娛樂公司在檢查房間時未能盡到合理和必要的安全保障義務,依法判決小馮、小武對小羅的死亡不承擔責任,H娛樂公司酌定承擔5%的責任,賠償小羅家屬5萬餘元。

小羅家屬不服一審判決,提出上訴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請求,維持一審判決。

法官説法:

自持酒量不節制,最大過錯在小羅

天河法院民事審判一庭法官魯肖表示,本案中,被告小馮、小武夫婦三人雖先後離場,但被告小武在離開前,主動通知小羅的家屬小娟到場並完成交接後才真正離場。

而家屬小娟當時意識清醒,對親人小羅的酒量、習性和身體狀況也相對更為熟悉和了解。作為最後陪伴小羅的人,她對將小羅獨自留在包房睡覺的處置方式起到了決定性作用,因此小娟應對事故後果承擔一定責任。但由於原告表示放棄小娟應承擔的責任份額,因而小娟無需賠償。

小羅作為一個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,應當意識到過量飲酒可能產生的危害後果,卻自恃酒量過人,在無他人積極勸酒的情況下肆意放任自身飲酒行為,導致酒精中毒意外身亡,因此他應當對自己飲酒的後果負責。

法院認定小羅應對其死亡的後果承擔主要責任,酌定其應當自行承擔90%的責任。

馮、武同席未勸酒,事後照顧已盡責

小馮作為宴請和KTV唱歌活動的組織者,小武作為活動的積極參加者,根據原告方小羅家屬提供的監控視頻、證人證詞均無法證明二人在宴席間有向小羅積極勸酒的行為。

KTV的監控錄像可見,小羅在從KTV大堂行至包房期間已顯一定醉態,行走需經人輔助攙扶。但小羅產生醉態的後果是其自行飲酒導致,且無身體異常的其他特徵呈現,被告小馮、小武等同飲同伴者飯後組織唱歌活動並無不當。

在眾人進入KTV包房後,小羅即躺下睡覺併發出了打鼾聲,而普通人根據常理很難判斷此時小羅的身體狀況是否已出現異常。小武夫婦作為最後離場者,在離開前主動聯繫、通知小羅家屬,並完成交接後才離開包房。

作為外人而言,被告小武在小羅的家屬到場並對最終處置方式作出決定意見時,實際已完成了對醉酒者注意義務的交接。被告小武已然盡到了足夠的注意與照顧義務。因此,小馮、小武二人均不應當對小羅的死亡後果承擔責任。

檢查工作不到位,KTV未做保障有過錯

案件中,H娛樂公司作為KTV的經營者,應知KTV非可提供住宿的場所,日常經營中夜間酒後交際等場景多發,理應對客人是否有遺留物品,或客人醉倒滯留睡覺等潛在危險情形負有更高的注意義務。

但KTV工作人員卻未能在小羅家屬離場時及時檢查包房情況,並阻止客人將昏睡的小羅獨自遺留在包房。而且,H娛樂公司的工作人員曾兩次檢查過該包房,至少第一次檢查的時候死亡事故尚未發生,但其工作人員不僅未提高警惕、採取臨時應對措施,反而將小羅單獨遺留在包房,放任險情發展,導致小羅死亡時未能及時得到救助。

作為KTV的經營者,H娛樂公司明顯沒有對其顧客盡到合理和必要的安全保障義務。因此,法院認定被告H娛樂公司對本次事故負有一定責任,酌定其應當承擔5%的責任,賠償原告小羅家屬5萬餘元。


信息時報社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

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(C) 粵ICP備14002173號-1 爆料電話:020-34323111 QQ:800023111 官方微博:@ 信息時報

舉報及投訴電話:(020)34323133 郵箱:xxsb_gz@163.com
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